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ONG VISION STUDIO

Since the media channels & video

 
 
 

日志

 
 
关于我

精彩每天都在发生,是一个秘密或是一段旅程、一座城、一条街道、一种味道......《物语集》和您一起发现身边最美的故事!每晚视觉分享,细细品读人生! 欢迎订阅关注,有幸与您同行!

网易考拉推荐

摄影记者  

2010-03-28 20:09:19|  分类: 老照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尘沙《摄影记者》

 

引用

尘沙摄影记者

 

最近在看《新闻摄影》

以前看过一张图,凯文·卡特《饥饿的女孩》,那个时候也在想拍摄的人为什么不选择去救那个小女孩,很不喜欢这个人,虽然并不知道是谁。

摄影记者 - 尘沙 - 沧海桑田

再一次看到这张图,是在这本书上,黑白的一张图,还是给人很多震撼。仔细的阅读了这张图下面的说明。

(下划线的部分均为机械工业出版社《新闻摄影》)

凯文·卡特摄于1993年。

这是一张著名的新闻照片。照片的拍摄者—南非摄影记者凯文·卡特凭借这张照片获得了1994年的普利策新闻摄影特写摄影奖。

这张照片为凯文·卡特带来了荣誉,但也遭受来自各方的指责。人们在被非洲人民所遭受的苦难深深打动的同时,更加关注照片中的小女孩的命运。成千上万的人打来电话给《纽约时报》,询问小女孩最后是否得救,人们纷纷质问身在现场的凯文·卡特为什么不去搭救那个小女孩。甚至连凯文·卡特的朋友都责怪他没有立即放下相机去救小女孩。面对巨大的公众舆论压力和道德困惑,凯文·卡特最终选择了自杀。

凯文·卡特的死,是新闻摄影记者追求精彩的镜头和社会公德之间产生尖锐冲突的结果。

 

凯文·卡特对职业道德和社会公德的激烈冲突而无法解决的时候,凯文·卡特只有通过自杀的方式来获得解脱。

一方面,作为一个社会公民,新闻记者又建议勇为,救助他人的义务;另一方面,新闻摄影记者的存在价值,就是向公众展现这个社会存在的现实,并通过镜头对人们进行启迪和警示。

事实上,如果凯文·卡特选择放下相机,救助女孩,那么就不可能有这样一张震惊世界的照片出现,也就不可能唤起全世界更多的人来关心和救助非洲灾民。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一张照片的意义似乎更为巨大。但现实是,如果不采取措施,一个生命也许将在他手中泯灭,而这又是任何有良知的人都无法接受的。因此,在职业道德和社会公德之间寻求平衡点。是每一个新闻摄影记者都需要思考的问题。

 

拍摄悲剧事件

有一句话这样说,“如果相当一个称职的记者,就要背上泯灭良知的罪疚;如果听从自己的恻隐之心,那有不大像一个专业的摄影记者了。”

2005年5月9日下午,一名骑车人冒雨经过福建厦门市厦禾路与凤屿路交叉路段时,因自行车前轮突然陷入一水坑,身体失去平衡摔倒。当日下午,一场暴雨袭击厦门,失去道路上的多处水坑让不少骑车人栽了跟头。

在无意间拍到一个人栽倒后,柳涛守在水坑边一个多小时,又拍摄了第二个,第三个摔倒的人。临走的时候,柳涛从附近工地上找来一块三角标挡在坑边,回到了报社。第二天柳涛又对那里进行了回访,路坑已经经过粗略填平处理。施工单位的负责人告诉记者,这是梧村长途汽车站扩建,需要进行地下钻探施工。骑车人摔倒时间报道后,施工单位在路坑边上都设立了警示标志。

有的时候觉得,在路边守着看下一个人摔倒是不是有点什么了,但是想想,最后柳涛认为实现了最初拍照片的初衷,也就觉得没什么了。

 

突发自然灾难。感觉,应该把下面的事情归于心理。

要写的第二个问题是这样开头的:

摄影记者们要做到眼明手快,脑子清醒。

极度困倦,疲劳不堪时,应该怎么办?

碰到余震,失去联系时,做些什么?

面对一个个生死离别的揪心场面时,到底应该拍摄些什么?

下面是一个例子。

路透社摄影记者大卫·维格斯在讲述第一次拍摄地震灾区时的情况,那时我还是一个新手,当时在罗马已经感到震感,震中则在意大利南部的山区,时间是十一月的一个周日,晚上八点。第二天天刚刚亮,我们终于赶到震中地区。走进村子,整个村子被阴沉的雾气所笼罩,四周了无生气,隐隐约约传来让人不安的悲声?幸存人们的低泣。当时,我完全被那么可怕悲惨的场景所压倒,我从来没有看到那么触目惊心的场面,那么多死亡,毁灭以及绝望。当我举起相机对着任何一个人时,我感到一种侵入者般的羞愧。那天晚上,我终于在满是白天看到的死去的人的噩梦中睡去,我拍下的照片里,除了断壁残垣,一个人都没有出现。我幼稚的以为,我应该保存住死者的尊严,而不是曝光他们的面孔。直到同行的另一名资深摄影师提醒,我才突然明白,这种错误的怜悯观念,不仅完全曲解了我置身那里的意义,也会更多人感到失望。

 

战地摄影记者罗伯特·卡帕说过:“如果你的照片拍得不够好,那时因为离炮火不够近”。

还有一句:用生命赌影像

摄影记者查德·斯莱特曾经说过:“你要在街头爬上爬下,趴在地上,跨在栅栏上,或背着梯子到处跑,除眼平角度外,几乎要从各个位置拍摄,如果你从街头拍摄回来,身上衣服还干干净净的,那说明你干的还不够。”

战地摄影记者把这方面诠释的很完美。在战争中冲锋陷阵,左拍右射的摄影记者们,被称作是一群疯狂的人。或许拍摄战争让人上瘾,但是并意味着他们对生命毫不在乎。

手中的相机并不能阻止战争,但是它拍摄出来的影像却能阻碍战争的发展。

著名战地记者詹姆斯·纳克特威曾经说过:“在现场的每一分钟,我都在想要逃走,我不想看到所发生的这一切。但我是一个拿相机的人,我是按一下快门就躲开,还是应该负起记者的责任?”

有的时候还要面对报复。

看完这本书,满是敬意了。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